凯时app_外媒:直播产业在中国崛起

外媒:直播产业在中国崛起

日期:2020-01-06

对于许多普通中国人来说,直播所带来的一夜暴富及社会地位提升,始终是一个梦想。而对于全球品牌来说,网红,也就是所谓的“关键意见领袖”,正逐步成为他们触及数亿中国购物者的最有效方式。


就像中国带动了全球电商产业一样,中国也引领了直播行业的兴起。有数据显示,在中国,每月有超过1亿人观看视频直播活动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(CNBC)1月1日在报道中聚焦中国直播产业的火爆与隐忧。



名利双收


在中国,直播产业是一块丰厚的蛋糕。


会计事务所德勤称,2018年中国的直播产业收入预计为44亿美元,同比增长32%,继续保持全球最大直播市场地位。


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,随着自制综艺、5G技术、虚拟直播等在线直播新浪潮的出现,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预计将超5亿人。其中,网红直播带货正成为电商新势力。


根据快手数据,在2019年“双十一”其间,主播辛巴仅在5分钟内就卖出了4250万套韩国Whoo品牌护肤产品,当天销售额达4亿元。


对于许多普通中国人来说,直播所带来的一夜暴富及社会地位提升,始终是一个梦想。而对于全球品牌来说,网红,也就是所谓的“关键意见领袖”,正逐步成为他们触及数亿中国购物者的最有效方式。


辛巴原名辛有志。官方资料显示,他是一名“90后”,出生于农民家庭,如今已拥有自己的品牌。他的直播卖点是“让产品物有所值”,沟通技巧是用东北话和网友们唠嗑。


“东北人擅长即兴表演、制造喜剧式的讲话效果,这种类型的直播内容对全国观众都具有吸引力,即便是南方观众,”纪录片导演吴皓说。2018年,他专门拍摄了一部关于中国网络博主的纪录片《虚拟人生》。


简单来说,在中国直播产业崛起的早期,只要懂话术、能吸引观众,就会有人给主播打赏——一种网络平台特有的虚拟货币礼物,而这种虚拟打赏需要观众付出真金白银,直播平台从中抽成,直播收入就是来源于此。


据官方数据,截至2019年年中,中国共有4.25亿网络直播用户,21%职业主播月收入过万。


这块蛋糕还在不断变大。快手旗下电商平台魔筷CEO王玉林去年12月表示,对于拥有100万以上粉丝的快手主播,去年前11个月的交易量增长了9倍,而拥有20万以上粉丝的主播,同期交易量增长了34倍。


门槛提升


不过,随着直播的兴盛,行业门槛也在逐步提升。


CNBC指出,这一产业目前还是掌握在一些“重量级人物”的手中,对于专业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

凯尔文·赵身处北京,过去四年一直为一名热门主播工作。他表示,大约在一年前,一名主播的视频很容易就能吸引关注,但是现在,这名主播需要一整支团队的支持。


“对于网络主播来说,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。”他表示,现在制作一个优秀短视频的成本不亚于拍摄一部网络电影,“想赢非常难,不是不可能,但是你的投入比过去高很多。”


自媒体研究公司克劳锐去年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中国至少拥有5000家“多频道网络”机构。这些机构扮演的是凯时经纪人的角色,为品牌和互联网名人牵线搭桥,有时会协助内容制作。


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叶俊楠称,中间机构能够获得10%至25%的佣金,其中一小部分流向了互联网名人。“收入的变化会随着市场人气的走势升降,通常会呈现指数级变化。”


直播是长久之计吗?


对于那些已经成名的主播来说,职业生涯的不确定性依旧很高。


在吴皓拍摄的《虚拟人生》中,两个来自农村的年轻人,意外陷入异军突起的中国互联网直播平台,成为网络秀场中第一批身家千万的主播。他们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追名逐利,却也深陷欲望和资本的泡沫。


吴皓说,这些主播仍可以挣得和以前差不多的收入,但是随着抖音等新视频平台的兴起,粉丝群的整体增长却已触顶。“他们都在找后路,”吴皓说,“但是这些人一般没有大学学历,没有任何社会资本,不知道如何在现实世界中做生意。他们曾试过开餐馆、酒吧,都失败了。”


即便是在快手上拥有近3470万粉丝的辛巴,也明白直播非长久之计。在去年的“双十二”直播中,他提到今后不会只停留在直播中,还要继续不断完善自己、积累粉丝,打造属于自己的供应链。
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